那年那月 别样的军恋情怀 作者 蓝海颜

安云海泽 发表于 2016-09-28 02:44:00 | 打印
  (四)
  虽然杨三娃只是跟高山族妹子结成了兄妹,但在和妹子来往中,杨三娃对于生活又有了新的希望和打算。杨三娃把给妹子余下的钱开了一家小餐馆,每日里,采购,清洗,做饭,又生龙活虎的忙起来了。由于杨三娃勤劳好客,薄利多销,小餐馆生意还不错,渐渐从一家小餐馆变成了大餐厅,后来还开了几家分店。虽然开了分店以后在当地有了一些名气,但杨三娃所有店的名字丝毫不像大店名号,都叫“四妹餐馆”。一个朴实,普通略带农家气息的名字。还有,名字里满是杨三娃对四妹子的思念。
  一晃时间到了1987年,杨三娃那天打开电视,竟然听到一个消息:“台海通航!”杨三娃激动地老泪纵横,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要赶紧收拾行李回去找四妹子。
  杨三娃叫来几个好友,准备把几个店托他们盘出去,他自己要赶紧着手办理回家手续。
  几个好友都为杨三娃等到这一天而高兴,几个人喝了几杯。杨三娃第一次在异乡喝醉了,睡着了。杨三娃于睡梦中已经回到了陕北老家,站在了西崖上给四妹子摘酸枣。细碎的阳光照的颗颗酸枣红亮诱人,诱人的酸枣后边是四妹子水灵的笑脸。
  谁知,天意弄人,杨三娃回国的手续还没办完,半月前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体检报告上杨三娃竟然早期鼻癌,杨三娃依旧执意要陕北,好友们纷纷来劝。
  杨三娃说,现在大陆政策很好,,政府还有专人接送陪同。好友们却说,政策是好了,可是,大陆的医疗条件还是没有这里好,再说,你必定得的是癌,这样长途劳累人也受不了。不等你见到四妹子你就---好友们还说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材烧。三十几年都等了,也不在这三两年,还是先好好治治病,从长计议,等病情稳定了再做打算。
  杨三娃后来听了大家的劝告,决定一边治病,一边去信打听四妹子的消息。
  又一晃两年,杨三娃的病倒是好了,可是四妹子杳无音信。

  (五)
  这一年,杨三娃的癌症治愈了,时间也到了1992年。杨三娃终于盘了店,卖了房,收拾了行李启程回陕北故乡。
  经历了长途跋涉,阔别了近半个世纪的故乡终于就在眼前。杨三娃热泪纵横,来不及歇息,就在当地干部的陪同下,急忙赶往杨家村。
  快到杨家村时有一些疙瘩土路,杨三娃决定自己一个人走走找找,让陪同干部先去忙。
  杨三娃凭着近50年前的记忆,在梦里熟悉的故乡竟然迷了路。
  村民们明明告诉他这就是杨家村,可杨三娃找不到哭河,看不到西崖,更别提那颗酸枣树。
  村民们说,苦河早干了,崖也推平盖房子了。
  是的!现在的杨家村,已经不常见窑洞了,到处都是楼房。
  杨三娃心里其实挺高兴,看着村民们一个个穿戴着崭新齐整的衣服,住着宽敞明亮的房子,有些人家门口还停着小汽车,大家都富裕了。满村跑的孩子们一个个高高兴兴的。只是村里象杨三娃这样老的老人却不多了,杨三娃向一个看起来上年纪的老者打听四妹子。
  那人颠三倒四的说:“怕死了吧!”
  杨三娃心里说,你真是咱农村人说的那个半吊子,说话都说不好。
  那人看杨三娃皱眉叹息,又说:“要不,就是改嫁了!”杨三娃虽然心里一痛,但转眼又想,改嫁比死了好啊!起码人在,只要人在就好。
  杨三娃决定在晚报上登“寻人启事”:
  四妹子!西崖上的酸枣熟了,三哥回来了!你在哪?
,台胞。拿了不少美金黄金回来,认亲的人挤破了杨家村村委会的门。
  村干部问认亲的人:“西崖上第几棵酸枣树的枣熟了? ”认亲的人回答的五花八门,有答第一棵,有第二棵,还有答第十一棵,第十二棵。
  有人蒙对了说第五棵枣树,村干部又问:“第五棵酸枣树上的枣咋好”
  有人说大,有人说酸,有人说甜。
  杨三娃失望急了,但仍不忘给大家分一些自己从异乡带回来的礼物。
  (六)
  到了最后,杨三娃觉得四妹子也许真的不在人世了。杨三娃决定不再每天劳烦村干部,想要放弃的时候,有一个叫侯为民的十八九岁的后生竟说:“西崖上的第五棵酸枣树上的枣,酸中透甜 !” 后生说四妹子是自己的奶奶。
  杨三娃问:“还健在吗?”后生眼圈红红的说:“快不行了!”
  杨三娃立即起身和侯为民去离杨家村50多里地的侯家村。
  路上,杨三娃问:“你大叫什么?”
  后生说:“侯杨娃。”
  杨三娃笑道:“到底是猴娃还是羊娃?”
  “侯杨娃!”侯为民严肃的说。
  杨三娃想起什么似的问:“你大那一年生的?” 后生说1948年4月18,杨三娃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自己是1947年10月6日逃跑的啊?
  杨三娃又问:“你大还有弟妹没?”
  侯卫民说没有,又竹筒倒豆似的,把四妹子的经历从杨三娃逃走到今天全说了。
  杨三娃跑了不久,杨家村就解放了,村里人都说,。
  四妹子在村里抬不起头,就挺着大肚子投奔侯家村的远亲。
  谁知,远亲早去世了,四妹子饿晕在侯为民祖奶奶的门前。祖奶奶收留了她,她不久生下杨娃,就寄居在侯家,帮着干一些农活。过了七八年,祖奶奶去世了,杨娃该上学了,为了杨娃有个好出身,四妹子和侯为民忠厚老实的爷爷侯老二做了假夫妻,杨娃就叫侯杨娃了。
  侯为民从小就听奶奶讲杨家村西崖上酸枣树的故事,知道第五棵树上的酸枣,酸中透甜。
  杨三娃听完跌跌撞撞的来到侯老二家,看到的四妹子已是一个即将灯枯油竭的老妪。她头上还带着那只没有了光泽的发簪,只是头发早已斑白。 旁边守着她的是一个头上包着白毛巾的老汉,一看就是实诚的庄稼人。
  侯为民说,奶奶早十几天前都水米不进了。他大看到那条寻人启事,在她耳边说,杨三娃给你摘酸枣回来了,四妹子才勉强喝一些水。
  杨三娃问杨娃去哪了, 侯为民说去找大夫了。侯老二拉着侯为民说给杨三娃烧水,留
  杨三娃一人坐在四妹子的床前,杨三娃看着青丝熬白发,含辛茹苦替自己养大儿子的四妹子,内心惭愧难过。
  等侯老二端来水,杨三娃说要和侯老二拉拉话。没等杨三娃说什么,侯老二就说:“三哥,你光明正大的回来了,杨娃以后随你姓。”
  杨三娃摆摆手,说:“不改了,就叫侯杨娃,是你的娃,也是我的娃。只是,四妹子日后 ,我想拉回杨家村同我合葬。”侯老二说他一直当四妹子是亲妹妹的,所以答应了杨三娃日后把四妹子葬在杨家村,四妹子当天晚上就仙逝了。
  杨三娃埋葬四妹子时,远远听到已经干涸的哭河对面有人唱:“提起个家来家有名,家住在陕北的杨家村。四妹子爱上了三哥哥,你是我的心上人……”
  歌声如泣如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新综合论坛

© 2017-2018 lzgu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