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嫂嫂同居的日子(转载)

openzhiyi 发表于 2016-06-28 20:52:00 | 打印
  今天咋吃?”嫂子把睡着的四岁的儿子放到床上,把蚊帐掖好。回头招呼二勇。“咋吃都管,做啥吃啥,反正嫂子做的都好吃的很。”二勇一边把湿草缸里的水,用水桶舀出来,一边回答。嫂子笑着说:“就你天天贫的很。”嫂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美滋滋的,就去厨房忙活去了。二勇和往常一样,放了学的第一事情,便是给牛的湿草缸里换水。现在正值夏天,一天不换,水泡过的草就有点臭味,牛就不怎么吃。有时,二勇想,这个老牛生在农村里居然还有洁癖。农村里干活,大部分重活还是要靠牛的,所以,每天还是毕恭毕敬的伺候着。

  再过两个月就高考了,复习功课是一点都不可耽误的。二勇一边看书一边注意着给牛添料。湿第三槽草的时候,嫂子便喊吃饭了。
  靠门口的地方放了一个椅子,两把小木墩。二勇和嫂子就着斜射的夕阳,津津有味的吃着。“二勇,多吃点,还两个月就要考试了,身体注意点。”“没事,考不上就出去打工,象大哥一样有什么地方不好?”“不好的地方多了。”嫂子可能有很多难言之隐,只是笼统的说了一句,便又咬了口馒头,慢慢的咀嚼。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好长时间,那口馒头才咽了下去。“你大哥,都一年多没回来了,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吗?”她那双杏核眼此时比往常更光泽,好象是忧郁的光泽,二勇看一眼嫂子,就不敢继续看了,低头拼命往嘴里夹酱豆,但是,每次都夹那么一点,若有若无的。是啊,如果换了二勇,他该怎么做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母亲过世的早,家里全靠父亲一个人,忙里忙外。好不容易给大勇娶上媳妇,父亲又要为二勇挣每年的学费。现在的高中一个学期就要花上千块钱,仅靠那四亩地,他们五口人,只能刚好吃饱。至于,农药化肥,油盐酱醋,都无法维持,学费更别提了。父亲和大勇临走时,嘱咐,你要一边学习,一边看着家里,你嫂子带着孩子不方便,你要多干点。但是,学习不能落下,将来考上大学,就不用再挂念这几亩地了。嫂子看二勇没回答,也就没有追问了。她知道,二勇现在19岁了,已经是大人了,不光是身子骨。又上了高中,考虑的肯定比她考虑的全。二勇知道,大哥为什么一年多没回来。村子和他们一起干活的人过年时回来过,他们说,你爸和你哥见钱最亲,就怕多花那几个钱,过年也不愿回来一趟。上次大哥打过电话,说,过年的车票没买到。二勇真的相信大哥的。中国春运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买不到车票才是正常的。
  二勇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一碗粥,又去给牛添了一槽湿草,就回边屋了。四月份的天气,说热也热,说冷也冷,象太监一样,阴一阵子也能阳一阵子,特让人不舒服,很容易让人感冒。二勇还在思考着嫂子的话,是啊,如果是我,我会怎样做?我也会和大哥一样吗?离开家一直不回吗?离开可爱的孩子,让他记不起自己的容貌吗?离开一个漂亮,年轻的妻子,并让她忧愁吗?二勇躺在床上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二勇被冷冷的水溅醒。二勇睁开眼,一股凉风带着雨水从窗户吹了进来,打在脸上,激灵灵打个冷战,他马上会意下雨了。夏天的雨就是这么怪,突然就来,无一点征兆,不给人们一点准备。并且来的还那么凶那么猛烈。二勇一摸靠进窗户的被子,都被扫湿了,赶紧把被子猛的抽过来放在墙角,雨打不到的地方。唉,这个破窗户,糊上太闷了,敞开着,又扫雨。就像有人做了些亏心事一样,憋在心里,老觉得闷的慌,说出去,又嫌丢人,甚至还给自己找一些麻烦。二勇想找一些塑料布,把窗户糊下,能将就睡就好了。当他走到门口时,看到嫂子提着篮子,从鸡舍那边跑进堂屋。二勇缩着脖子问:“嫂子,咋了?”“我去把晒在鸡舍上萝卜干收回来,这雨真烦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也不知道摸干净了没?被水泡了一发霉,唉,白弄了。”二勇知道,嫂子为了改善他们三个人的伙食,经常搞一些萝卜干,豆腐干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晒到一半最怕被水泡了。被水泡过,如果不及时晾干,不出12小时就会发霉,霉了以后只能倒掉,只浪费原材料不说,就看嫂子心疼的表情就会让二勇难受一阵子的了。他们说着话,建建哭了起来,嘴里还喊着妈妈。“二勇,过来看着建建,让他尿水,我把萝卜干摊开晾晾。”堂屋外面的灯亮了起来。 未完待续
  二勇跑到堂屋径直跑到里屋,把建建抱到怀里。“宝宝乖,来尿水给鸭鸭喝,嘘……。”建建扭头用毛绒绒的大眼睛看了看二勇,一边尿水一边把眼睛闭上。或许,这孩子就是被尿憋醒的。尿完水他居然又呼呼的睡着了。二勇小心的把他把到床靠里面的地方,盖了一件小孩专用的小被子,把蚊帐重新掖好便退了出来。二勇把里屋门关上,转过头想看看嫂子把萝卜干晾完了没有,当他回头的时候,他看到嫂子也刚好回转身看着他。嫂子上身穿了一件绿色的薄纱睡衣,下身穿了一件白色裙子。二勇经常看到嫂子睡觉时穿这套衣服,如果是平时,他会觉得再平常不过。但是,今天嫂子的衣服被大雨淋湿全部贴在身上,裹的紧紧,那凸起的成熟的女人身体,被水浸过的薄纱把原本若隐若现的肉色,全部暴露无疑。二勇觉得血一下子从脚跟冲到了心脏,又从心脏冲到脑门,好像整个人一下子要沸腾了。他在同学那里看到过**女人的图片,那时,他就觉得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流淌,是那么舒服,那么享受。嫂子看到二勇,目光呆滞,然后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体,红着脸进里屋了。“二勇,边屋扫雨不能睡,你就睡当门吧。”嫂子知道刚才二勇为什么愣,她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并且过了刚刚不久。她不会怪二勇的不敬,她能理解,深深的理解。她才是一个25岁的女人,她自己也一样,每次看到二勇脱掉上衣,露出一条条肋骨,干瘪但结实,匀称的男人身体时,她也有一种冲动,一种最原始,最美好的冲动。她毕竟是一个成年的女性,对于已经结过婚,与丈夫分别了近两年的年轻女性来说,她的这个冲动,是谁都要原谅的。嫂子熄灭灯。门好像没有关死,里屋衣服轻微的磨擦依稀可听。二勇回过神来,好像做错事的孩子,做什么事都变的轻手轻脚。拾掇好床,他躺下来,熄了灯。默默的懊悔着。她是自己的嫂子怎么能这样看她,怎么能有那样的冲动呢?二勇睡不着。雨落在房顶的青瓦上,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声音那么急促,好象涨了太久的膀胱,恨不得一下子全部倾泻才算酣畅。里屋传来床轻微的吱呀一声,或许,嫂子也没有睡,或许,她……。我不能再胡思乱想,不能,一点不能。嫂子的确没有睡去,因为,她也被二勇的眼神勾起神往。此时她的心象被千万只蚂蚁在咬蚀一般。男人快两年了没有回家了。一个正常的女人是需要男人爱的,需要男人滋润的。有人说,性是女人的半条命,如果没有了,那么她就活的阴死阳活。或许说,女人就是沙漠,性就是雨水,没有雨水,沙漠永远不会有生机,永远不会变成沃土,永远不会安居乐业。嫂子翻来覆去……

  雨,好像得了前列腺的男人,一阵子一阵子的下了一夜。二勇的火却没有被雨浇灭,终于,挨到天亮。拿把雨伞上学校去了。他要到学校里尽情的嚎叫,尽情的发泄,因为在那里嫂子听不到,听不到才不会笑话他,不会对他害羞。其他人也不会注意,最多只是觉得他比以前的嚎叫声音大了一点。或许,高考临近,这是正常的反应。的确,是正常的反应。未完待续
  二勇跑到堂屋径直跑到里屋,把建建抱到怀里。“宝宝乖,来尿水给鸭鸭喝,嘘……。”建建扭头用毛绒绒的大眼睛看了看二勇,一边尿水一边把眼睛闭上。或许,这孩子就是被尿憋醒的。尿完水他居然又呼呼的睡着了。二勇小心的把他把到床靠里面的地方,盖了一件小孩专用的小被子,把蚊帐重新掖好便退了出来。二勇把里屋门关上,转过头想看看嫂子把萝卜干晾完了没有,当他回头的时候,他看到嫂子也刚好回转身看着他。嫂子上身穿了一件绿色的薄纱睡衣,下身穿了一件白色裙子。二勇经常看到嫂子睡觉时穿这套衣服,如果是平时,他会觉得再平常不过。但是,今天嫂子的衣服被大雨淋湿全部贴在身上,裹的紧紧,那凸起的成熟的女人身体,被水浸过的薄纱把原本若隐若现的肉色,全部暴露无疑。二勇觉得血一下子从脚跟冲到了心脏,又从心脏冲到脑门,好像整个人一下子要沸腾了。他在同学那里看到过**女人的图片,那时,他就觉得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流淌,是那么舒服,那么享受。嫂子看到二勇,目光呆滞,然后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体,红着脸进里屋了。“二勇,边屋扫雨不能睡,你就睡当门吧。”嫂子知道刚才二勇为什么愣,她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并且过了刚刚不久。她不会怪二勇的不敬,她能理解,深深的理解。她才是一个25岁的女人,她自己也一样,每次看到二勇脱掉上衣,露出一条条肋骨,干瘪但结实,匀称的男人身体时,她也有一种冲动,一种最原始,最美好的冲动。她毕竟是一个成年的女性,对于已经结过婚,与丈夫分别了近两年的年轻女性来说,她的这个冲动,是谁都要原谅的。嫂子熄灭灯。门好像没有关死,里屋衣服轻微的磨擦依稀可听。二勇回过神来,好像做错事的孩子,做什么事都变的轻手轻脚。拾掇好床,他躺下来,熄了灯。默默的懊悔着。她是自己的嫂子怎么能这样看她,怎么能有那样的冲动呢?二勇睡不着。雨落在房顶的青瓦上,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声音那么急促,好象涨了太久的膀胱,恨不得一下子全部倾泻才算酣畅。里屋传来床轻微的吱呀一声,或许,嫂子也没有睡,或许,她……。我不能再胡思乱想,不能,一点不能。嫂子的确没有睡去,因为,她也被二勇的眼神勾起神往。此时她的心象被千万只蚂蚁在咬蚀一般。男人快两年了没有回家了。一个正常的女人是需要男人爱的,需要男人滋润的。有人说,性是女人的半条命,如果没有了,那么她就活的阴死阳活。或许说,女人就是沙漠,性就是雨水,没有雨水,沙漠永远不会有生机,永远不会变成沃土,永远不会安居乐业。嫂子翻来覆去……

  雨,好像得了前列腺的男人,一阵子一阵子的下了一夜。二勇的火却没有被雨浇灭,终于,挨到天亮。拿把雨伞上学校去了。他要到学校里尽情的嚎叫,尽情的发泄,因为在那里嫂子听不到,听不到才不会笑话他,不会对他害羞。其他人也不会注意,最多只是觉得他比以前的嚎叫声音大了一点。或许,高考临近,这是正常的反应。的确,是正常的反应。

  下午放学的时候,雨小了很多。田野,河沟,一片蛙声,那声音交错婉转,响亮。好象在一下子找到了知己的快感,把以前的寂寞倾吐出来。二勇听这夏季乡村恒有的交响回家。到了院里,看到嫂子怀里抱着建建和邻家的王嫂和李嫂一块玩扑克。还没等二勇打招呼,王嫂瞥了下二勇对着嫂子笑着,先开口了。“你们当家的回来。”嫂子脸一红,便笑着骂起王嫂。“他是你家当家的,今天晚上就让他给你暖暖去。”李嫂笑了笑,“放学啦?”二勇习惯了村子里人经常开这种玩笑,只是微微笑了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李嫂。接着李嫂又说,“天不下了,我要去地里把那点红薯栽上。”说着便把扑克放在桌上,起身准备走。嫂子也说,“对,趁着现在墒好,下午栽容易活,我也去。二勇,你在家带建建吧?”“我说是你当家的,你还不承认,要不是,你会这么疼人吗?”王嫂笑哈哈的和李嫂出了院子。嫂子看了一下二勇,好象如有所思,随后低头笑了一下。“嫂子,我跟你一块去吧,两个人栽的快点。”嫂子说好吧,你帮建建带瓶开水,拿几个饼干,你抱着他先走,我去拔些红薯芽。未完待续
  嫂子在二勇前面扒土,埋苗。丰满的屁股一收一撅,马利的象个男人。二勇知道,这是自从爸爸和大哥出去以后,被逼出来的。唉,他们出去也是为了我,想到这,二勇的脚步明显快了很多。天快黑的时候,还有两垄没有栽,二勇手指起了好多倒刺,涩涩的疼痛,手指已开始发酸,抓土的力量明显不足。建建虽然已经喝了水吃了些饼干,但是,此时一直哭个不停,闹着要回家。二勇与嫂子商量一下,嫂子带建建先回去做饭,二勇留下来把苗栽完。红薯苗如果放一夜可能会脱水,脱水了就栽不活,那样苗就浪费了。二勇坚持着把苗栽完,已是腰酸背痛,两条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

  二勇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嫂子在给建建喂饭,看到二勇回来,便去厨房把馒头,稀饭端到堂屋的小饭桌上,再从储菜柜里,拿了几头腌咸的蒜瓣放在桌上。二勇洗干净了手,回到屋,说,嫂子,怎么不吃?“你先吃吧,我先喂建建。”二勇也没有说什么,拉了个小木凳子,拿起馒头就着咸蒜瓣嚼了起来。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新综合论坛

© 2017-2018 lzgu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