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血染的爱情》第七十五回 蜜月不密 横祸再起

梦诗音2015 发表于 2016-03-03 17:18:00 | 打印
  第七十五回 蜜月不密 横祸再起

  天有风云不约至,人有祸福随运临。
  新婚燕尔人人羡,旅游寻乐遇瘟神。

  人生最痛苦的;并不是没有得到所爱的人,而是所爱的人根本没有得到幸福。这句名言在方琼琼身上应验啦。她设计的婚姻路线图,一步步如愿实现啦!她与沈开放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所有的外人看来都是一对幸福美满的婚姻。从人品来讲,那可真是郎才女貌,女贤郎帅都具备啦。他们二人皆是貌美才高之人。从条件看,方家是高干家庭。方琼琼本人也是大学毕业,南京玄武区综合医院的护理师。沈开放虽是山野出身,可身为南京市玄武区国网供电公司的代总经理。又是全国电力系统十佳杰出青年。从经济上看,方家富甲一方,沈开放虽然没有多少积蓄,可凭着电力公司每月近两万元的薪水,再加上入股的每年终分红,那也是中上层的收入。很多人只能枉自兴叹,可望而不可及。如此小夫妻理应是如鱼得水,快乐如蜜。可是新婚蜜月,二人并没有感到像想象的那般幸福愉快!甚至还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与令人烦恼的事情。
  婚后的第三天,方琼琼的妈妈把女儿、女婿叫到跟前说:“小沈啊,咱们家不缺钱,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们也属于晚婚,按政策享受一个月的婚假,我给您钱,你带着琼琼去旅游吧!”话刚出口,方琼琼高兴地一蹦多高,上前抱住着妈妈的脖子,在她妈妈脸上亲了几口说:“谢谢妈妈!还是你疼我,舍得在我身上花钱。”方天翼说:“看吧,好人都让你妈做,黑脸都是我来唱。您妈挣几个小钱,你还不知道啊!”方琼琼急忙转过来说:“感谢当然也得有先后顺序,哪能忘了你这位太上皇啊!”然后对着爸爸的耳朵小声说:“回来时给您买一箱茅台酒。”方天翼高兴得呵呵大笑说:“还是乖女儿了解我。”方琼琼跑到沈开放身边撒娇的说:“亲爱的,我家出钱让咱们旅游一个月,你该怎么感谢我呀?说着在开放脸颊上亲了一口。”可沈开放却淡淡的说:“我们原来没计划出去旅游,别说一个月,十天也不行啊!”方琼琼说:“原来没计划,现在新增加的项目吗!应该赶快谢谢我爸爸妈妈才是!”开放说:“这是自然的。”于是走到岳父母面前,给每人鞠了一个躬说:“谢谢爸爸妈妈的厚爱与支持!”方母说:“看,你这孩子还这么外气,都是一家人啦,还客气什么?你们就收拾一下行礼,制定旅游路线图去吧。”沈开放说:“妈妈我的话还未说完呢,我是说旅游的事,我事先没有给我们公司的其他领导打过招呼,如果离开公司一个月,恐怕不妥,我想暂时不去旅游,等以后有机会再去。不论去与不去,我都非常感谢爸爸你们两人的好意。”方琼琼一听不乐意啦。马上小嘴撅了起来,脸拉得好长。跑到开放跟前抱住胳膊,一边晃一边撒娇的说:“老公,我就要去,你就必须带我去,人家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应该让人家高兴、高兴吗!”沈开放说:“小琼,别耍小孩子脾气,你想我就给单位请了一周的婚假。现在已经过去三天,如果在旅游一个月,不去上班,那单位还不乱套啦!”“我不!我就不!你就知道工作,再你心里就没有我,没有我们一家人。我爸爸、妈妈说的话你也不当回事,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方琼琼耍起了小姐脾气,还故意拿她父母给沈开放施压。沈开放说:“你让我把话说完好吗?我是说咱们去可以,但我必须回公司做全面的安排,保障公司各项工作正常运行,在我走后不出任何问题。在一方面,我刚刚升职,根基不稳,如果离职一个月,还不定要出什么大乱子呢?你也知道现在咱爸已经离职,我没了靠山。那些嫉妒之人故意弄出大的事故,我这个一把手就要负主要责任。说不定会被他们趁此机拉下马来。”方母说:“哪有那么严重,你只管带琼琼走你们的,让你爸去你们公司给你请个假,他现在还是省公司督导员,谅他们也不敢对你怎么样?”这时方天翼截住话头说:“老刘你别慌说,我觉得小沈考虑的有道理,一个公司的一把手,离职旅游一个月确实不妥。因为他不是上级通知你去外出考察。那是抱着尚方宝剑出去的,谁也不敢对你说三道四。这就不同,婚假是可长可短地,一个有上进心,积极进取的年轻人。不能因为结婚一个月不上班。正如小沈所说,还有很多嫉妒之人,时刻准备拆台。我看这样吧,旅游要去,但不是一个月,要缩短为十天。以后有的是外出旅游的机会。”其实沈开放心理一天都不想去旅游,但看到方琼琼一脸的沮丧,只好说:“就按爸爸说的办吧,我今天去公司筹划一下近十天的工作,然后开个领导班子会议,分配一下任务。再写个一周的续假条,给省公司打个报告。明天我们就去旅游。”方琼琼心里虽然不舒服,一方面觉得开放说的有道理,另一方面他老爸已经发话啦,她也不能在取闹啦。只得照着沈开放胸脯上一顿小拳头:“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把好事给搅砸了一大半。以后补给我!”开放说:“补给、补给,我一定加倍补偿,我现在去公司,来,笑一个让我看看?”“滚滚,找了个扫兴鬼,我真是瞎了眼。”方琼琼不乐意的说。沈开放现在也没有心情逗她乐。就说了一声:“爸、妈我先去公司啦!”然后转身对方琼琼一个飞吻说了声:“拜拜!”也未听到方琼琼回话,就转身出门而去。旅游的事就这样在不和谐中订下了调子。
  沈开放方、琼琼踏上了蜜月旅游的征途,他们出了南京市,先到离南京最近的宜兴市,宜兴又有几个远近闻名的山洞,这几个山洞别为,张公洞、灵谷洞、善卷洞又叫范蠡洞。这几个洞都是天然形成的钟乳石洞,各有其玄妙精美之处。张公洞传说是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居住之处,洞口的雕塑便是那位倒骑驴的老神仙。这个洞从外部看是一个洞口,其实洞中有洞,据说其中有七十二洞,洞洞相通,穴穴相连,曲折盘旋,里面冷风凄凄,洞顶不时的有水珠滴下。如果没有导游带领,生人进去就很难自己走出来。灵谷洞就更加神奇莫测,洞中有几个很大的空间,里面的钟乳石,千奇百怪,姿态各异,形成了鬼斧神工的天然雕塑,例如千佛山,你可以在导游强光电筒的照射下,看到形状各异的佛像,什么弥勒佛,送子观音,灵吉菩萨,唐僧师徒四人,济公活佛,一个个活灵活现。还有一处名曰:“龙凤斗”,两块巨大的钟乳石,在霓虹灯辉映下,如同一条金龙,一只彩凤在腾空相搏,栩栩如生。洞里面的石林石柱,胜过甲天下的桂林山水。最美的要数善卷洞,不但曲折盘旋,千奇百怪,洞中套洞,更为神奇的是洞中还有一条地下河,里面有游艇,这些游艇,既不用螺旋桨,也没有手荡的桨,更没有竹篙。艇的行走与方向控制,全靠站在船头与船尾的水手,用手推拉头顶上与身旁边,下垂或突出的钟乳石,进洞口在半山腰中,出口处却是山另一边的一个清水潭。洞里面泉水叮咚悦耳,其声音婉转回荡不绝,如同缠缠绵绵的交响乐。真是让人赞不绝口。他们二人高高兴兴的游玩罢宜兴,便一路往东南,奔浙江杭州而去,中国有句俗话,“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杭州有许多旅游景点,个个美不胜收。如;云漫温泉,千岛湖森林氧吧,西湖、飞来峰、黄龙洞、岳王庙、灵隐寺、六和塔、临安大明山,西溪湿地公园等等。她们小夫妻一个个把这些景点游览个遍。乘兴东行,到达奉化县、溪口镇蒋介石的老家。参观了蒋家故居、御盐老店,武岭中学。然后谒拜了蒋介石之母王采玉的陵墓。再到西山游览了曾经软禁张学良的将军洞。离开奉化之后,他们去了宁波的舟山群岛,进入大海中的普陀山佛教圣地,登上佛顶山。佛顶山上主要有慧济寺、海天佛国崖、云扶石、菩萨顶、鹅耳枥树、佛顶山索道等几处景点。朝拜佛顶山是普陀山佛教的传统和习俗,每逢农历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三个观音香会期,来自各地的佛家弟子们三步一拜两步一扣,去朝拜佛顶山,礼敬观世音菩萨。佛顶山主峰名“白华顶”、又名菩萨顶,为普陀山最高峰。主峰海拔二百九十一点三米,从远处眺望,诸峰若拱,峰顶垒垒如杯瓢,覆于积水之上。巅峰建塔,塔上置灯,曰“天灯台”。后又修筑一座望台,登临此台,极目远眺,可观赏普陀洋和莲花洋辽阔的山海景色。 白华顶时有云雾缭绕,誉称为“华顶云涛”,为普陀山十二景之一。“华顶云涛”是普陀佛国景观壮丽之神。或烟涛滚滚,远近山峰在云海中像一座座浮岛,悠忽之间,却又云遮日霾,空水难辨;或一时四山之巅被云雾阻塞,烟峦一抹;或四山突现,如幻来之海市蜃楼,奇景甚多……
  俗话说:“天有当时阴晴,人有旦夕祸福。”沈开放小夫妻的新婚旅游也不例外。
  他们既然到达佛顶山。岂能不登白华顶观赏“华顶云涛”之理?他们二人在观赏过慧济寺、海天佛国崖、云扶石、菩萨顶、鹅耳枥树等景点之后。就奔“白华顶”而来。山道虽然有石梯,为了呈现自然风貌,不少不太危险之处,没有在石梯路两边安装护栏。他们蹬到半山腰时,有段山道就没有安装护栏。这时游人如织,上山的人排成两队走右边,下山的人排成两队走左边。突然有一大批印度佛教信徒,从山顶下来,但见:
  一对僧尼往下冲,手捻佛珠口诵经。
  褐色僧衣西洋号,鼓点和着钵盂声。
  眼窝深凹胡须黄,受戒秃头放光明。
  少说也有四十人,实际五十需挂零。

  众人见到几十人的外国僧尼,不免有些好奇,上山的人不少停足观望。造成了山道拥挤不堪,这时沈开放身边有一位老太太,她带着对菩萨的虔诚信仰之心,每上一个石阶,就跪下叩拜一次。叩拜时额头磕在石阶上,不能抬头看路。此时大队下山的人冲过来,山道上的人群一阵骚动。拥挤起来,跪下的老太太,不幸被游人踏踩。沈开放眼疾手快,一只手挡住拥挤的人,一只手拉起老太太。这时就听站在石阶边沿的方琼琼惊叫一声。沈开放转脸看时,方琼琼已从山道上滚落下去。他急忙冲下去,方琼琼已被一颗银杏树挡住,停了下来。开放急忙把她抱起坐在地上。方琼琼面部蜡黄,全无血色。满身是泥,嘴角也流出血来。四肢也被石子、树枝划伤了几道口子。开放急忙问道:“小琼你不要紧吧?”方琼琼说:“肋骨、肚子都痛的厉害。”沈开放急忙拨打当地110电话,请求警方支援。不一会警车与救护车到达山下的停车场。警察与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奔上山来。医生作了简单的检查,发现方琼琼的臀部裙子被血染红。问道:“臀部划伤了吗?”方琼琼摇摇头。护士问:“你怀孕了吗?方琼琼点点头。”护士说:“坏啦,她很可能流产啦。”这一句话出口,方琼琼晕了过去。沈开放立刻惊出一身冷汗来。 经医院检查,方琼琼不仅流了产,还摔断一根肋骨。外加肢体皮肤划伤,她住进了当地医院。一个星期之后他们才回到南京。一场不愉快的旅游就这样结束啦。方家一家都抱怨沈开放,没有照顾好女儿。一家人拉长着脸,沈开放自然也高兴不起来,从此失去了欢笑。本来就有些勉强的婚姻,现在又蒙上一层阴影……
  沈开放一边要上班,抓紧工作,把结婚期间耽误的一些工作补上去。一边还要回家照看尚未痊愈的妻 子方琼琼。他两个人本来居住在别墅婚房。可现在由于方琼琼需要照顾,只好暂时回到岳父家中居住。中国有句俗话:“新媳妇不是客,什么活儿都要做。”沈开放这个住在岳父母家中的新女婿,如同刚过门的媳妇。自然也是什儿都要做。要知道他岳父母都是退休干部,习惯了摆官架子。从来都是对身边的人,颐指气使,动辄训斥,自己从来不做家务。没下台之前灰色收入高,家中雇用了保姆,现在两人都退休啦,一是不上班啦,时间观念不那么强啦,家务事自己可以做点。二是收入减少啦,就想节约开资。于是辞去了保姆,这样一来沈开放就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动者,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浇花养狗,什么都得给干。岳父母一天到晚陪伴几个二线干部,抽烟喝酒聊天打麻将,把客厅稿的乌烟瘴气。本来方琼琼还可以帮他一起做家务,可是现在方琼琼身体有病,不但不能帮忙,还需要照顾。尽管沈开放有的是力气,他也很勤劳。可是他没有那多时间。因为他是个在工作上非常上进的人。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不是一个善于做家务的人。特别是,因为他是从山村农家来的,对于城市上等家庭的生活要求不熟悉。所以他一进家,忙得团团转,还被岳父岳母与妻子呼来唤去。指指点点,这做的不合格,那需要重新做。心里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自然也就不会又甜言蜜语,去奉承方家一家。几天以后他感觉自己不是娶了媳妇。而是增加了一分家政工作,只是没有报酬而已。他想给方琼琼诉苦,方琼琼由于孩子流产啦,心情极差。还未等他张开嘴,就耍起了小姐脾气。摔摔打打,怒不可遏。这小夫妻的磕磕碰碰就避免不了。虽然新婚,可是蜜月不密啊!
  正是: 幸福须得亲手创,爱情勉强不久长。
  有诗为证:一见钟情终是空,真爱源于患难中。
  鸳鸯棒打难分离,麻雀风来各西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新综合论坛

© 2017-2018 lzgu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