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众声喧哗与自由思考 ——网络写作与传统媒体话语的比较及其它

hbgth_mj 发表于 2005-07-05 16:19:00 | 打印
[摘 要]网络写作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其话语消解了后者存在的话语霸权而具有自由表达和思考的色彩,从而更好地实现了写作者双方及写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双向交流,但同时网络写作也带来了话语承担模糊化和语言游戏化以及审美平面化等倾向。
  [关键词] 网络写作 话语 审美
  
  一 自由表达、自由思考与话语霸权的消解
  
  网络是一个典型的大众话语汇集的平台,在这里,思想可以得到随时和自由的表达。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网络写作也必须遵循一些基本原则,比如道德、社会、法律方面的原则,以及对某些政治敏感话题的回避等等。但相对于报纸、书刊、电台等传统媒体来说,网络上的思想表达所需要遵循的这些原则还是要弱得多。
  传统媒体一般遵循的先审查再发表的顺序,而网络写作是发表在先,审查在后,所以有时候会出现某人的言论因触犯了该博客、BBS、电子邮件的基本宗旨而遭到版主或者管理员的删除,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差内,某些切中要害的言论所造成的影响却已产生,这样的事情在网络上比比皆是。而一些国内外重大或者敏感事件或者话题的披露甚至讨论,都是先在网络上热播之后,再被传统媒体“重播”而实现“确认”的。尽管在这种意义上,相对于传统媒体的“权威性”,网络具有可信度低的特点,但正是这一特点,又使得网络成为事件披露,思想交流,热点讨论的先锋。在传统媒体统治的时代,写作是一种规范性和封闭性极强的职业,它的高准入性将大多数不符合其要求的文章拒之门外,正如有的学者指出的那样:“传统纸介质文学体制是一个相对封闭孤立的世界,权威和等级森严的遴选制度拒绝了更多人参与的可能,因此,文学不可避免地退化成一种较为奢侈的东西。”①而网络是一个自由表达的平台,人人都可以将他的所见所思所感以博客、BBS、ICQ和电子邮件等方式表达出来,这样一来,人人都可能在无形之中变成了事件目击者和披露者、作家或者诗人、学者或者思想家,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所扮演的多重身份在这里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和展现。写作及发表在这里不再是一种少数人的专利,而变成了大多数人的自由发展和爱好。
  网络写作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表达的“非功利化”。人人充当新闻提供者和见证者,充当时事现象或者历史事件的评论者,充当思想感情的传达者,使得网络呈现出了比传统媒体远为丰富多彩的特点,而所有这一切基本上都都是无酬劳的。但传统媒体的投稿者显然是不会这样做的。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人都是有表达欲望的,在平时的生活中,这样的欲望可能以闲聊的方式得到发泄和完成,而大量的信息在这种近乎无意义的闲谈中流失或者浪费。而网络却给予了人们一个将表达冲动最大化激发的可能,所以他们在近乎“话语狂欢”的氛围中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表达欲望的发泄。尽管在发泄中他们可能被这种狂欢氛围所感染而使自己的话语中出现某些大胆的推测、判断、臆想甚至荒唐的成分,但我们还是能在这些表达中感受到最浓厚的自由气息、平等色彩和无限制原则。“网络文学所传达的更可能是大众的声音,来自民间的声音,文化精英的私人言说空间因而转变为众声喧哗的公共空间。”②
  而传统媒体在付给报酬的同时则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它需要这种表达是有节制的,稳健而有条理,并且合乎其规范和原则的,以免触犯了某些道德、社会或者法律的禁忌。这种明显的功利化取向,使得发言者往往是欲言又止,目的不在别的,而在于自己这样的表达是否能够得到媒体编辑的赏识而得到发表的权利。甚至有时候,为了达到此目的不惜弄虚作假或者投其所好,将自己变成一个“高级写手”而非自由表达者,这样的现象在传统媒体的时代屡见不鲜。激进和血气在传统媒体上除了在特定时代或特定事件中得到偶尔的战线外,其余情况下是很难觅到踪影的,我们看到的往往都是中庸之论,娱乐之辞和迎合之语。少数提出“深度报道”的媒体,其“深度”也不过是相对一些媒体在面对某些专业领域时的无能和可笑而言的相对内行,但并不意味着其分析者所持立场的公正性、自由性和人民性。所以即便是请来某方面的“专家”所写的专论,也会出现为某些势力集团鼓吹的倾向而遭到普通民众的极力反对,这样的“专业深度”又有何意义呢?而这一尴尬局面的出现,根子还是在于表达的功利性限制了不同甚至对立观点的出现,因为传统媒体在基本原则上是不可能允许对立观点在自己版面或者节目中同时出现的(即便在某些时候弄几个“各持异议”的观点放在版面或者节目中,也是作秀的成分大于实质意义)。
  网络将某些方面的专家和普通人置于同一表达平台,都不付给报酬,也不排座次,个人要在其中得到众人的认可全凭自己表达立场的端正和见解的深刻中肯。当然,这可能会带来众人争夺话语权的问题,或者造成某些具有较高和较深认识的写作者因往往比普通人具有更大的影响力,而将网络所赋予表达的自由开放精神打破,在很大程度上使表达向相反的方向——即传统媒体所具有的话语霸权和思想专利等方向转变,但总的来说,它比传统媒体压制甚至根本不给一部分人话语权而将其全权托付给另一部分人要强得多。网络以自己的“众声喧哗”打破了传统媒体“一枝独秀”的话语霸权。
  所以,网络写作的“弱限制”、“全民动员”和“非功利化”取向,使之“打破了昔日信息垄断的中心话语模式,促成个体话语,小众话语对主流传媒话语的消解。形成了开放、透明、民主、平等、宽容的大众话语新格局。”③而这些显然是传统媒体无论如何也无法完全做到的。
  
  二 双向交流与模糊的话语承担
  
  写作表达了一种交流和分享的欲望。在以传统媒体为基础的传统写作中,也存在着交流双方——言说者与听者或写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共鸣、讨论、反馈等活动。通过这些方式,双方达到了某种精神上的共通或互补,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思想的对立或者消解。但这种交流往往有赖于媒体的参与,而且提供的对话机会和平台的大小完全是由媒体决定。在很多杂志、报纸不起眼的部位或者电台节目的最后,都有诸如读者来信选登或者电话联系参与等,现在则增加了短信互动。需要说明的是,短信在一定程度上是属于网络交流方式的。它以手机为基本物质单位,以网络基础运营商提供的无线接入和传输方式为技术依托,以内容提供商——短信编写者提供的文字为交流的内容,最终以无线网络的方式实现沟通和交流。现在它被广泛运用于传统媒体与读者(观众或者听众)的互动之中,既有短信融电话与网络BBS于一身的特点,也有其方便快捷直观、以文字而非声音的形态存在宜于保留、编辑和取舍、费用便宜等特点,所以它在现今呈现出代替传统读者来信和电话交流等趋势。所以,短信其实是集传统媒体与网络交流于一身的新型交流方式,在它身上体现出的是二者融合的趋势。它也是与传统媒体结合得最好的网络交流方式。但需要指出的是,短信最重要的还是内容,而它正是用来进行交流的。
  即便如此,版面或者节目时间的限制也使得交流无法得以充分展开,知识或者思想分享、碰撞等往往形式意义大于实质内容。传统媒体始终给人留下的是“只读”的印象。
  而在网络中,这是最容易解决的问题。因为“网络文学区别于传统文学的最明显和特别之处是它的互动性写作和超文本写作”④只要刊登有某条言论或者某篇文章的网页未被删除,交流始终都是处在一种向所有人“敞开”的状态,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所谓的“灌水”或者“跟帖”。在网络论坛或者个人博客上,任何文章或者话题之下,都提供有阅读者评论的地方,感兴趣的人可以随时以发“帖子”的方式参与该话题的讨论。
  相对于传统媒体写作者名字、身份乃至职业的明确可知,网络写作的作者大多采用匿名的方式,而且这是一种真正的彻底的“隐匿”。他们只需要写作带来的言说快感,而对与之相关的权利、名声、利益、责任等等基本上不作考虑。“‘名份’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只想获得话语表述的自由和酣畅,他们一般都用‘网名’将真实的身份虚拟化,甚至有人将自己的性别都虚拟化了。”⑤网络写作者在网上来无影去无踪,他们进入网络的时候,就试图以一种“潜在写作”的方式来完成自己整个的欲望化书写,当这一目的达到后,他们就立即消失,有的甚至永不再在同一版块上出现。正如上文所说,网络文学具有个人性言说和自由思考的特点,而身份的模糊又在很大程度上使之避免了身份公开赋予言说以群体或阶层代言色彩的可能。既保留了不同身份者平等参与讨论和交流的机会,又回避了需要将讨论进行到底或必须得出某种结论的枯燥。很多网络写作者都在留下情绪或思想的“残篇断简”后消失。这使得网络文学具有了“不完结的讨论性文学”的特点。
  因此,在网络上充斥着大量千奇百怪的网名和风格驳杂不一、长短不同的书写话语也就不值得奇怪了,而这样的话语在传统媒体上显然会因种种考虑而被摒弃或者删改。
  正如有的学者指出的那样:“网络写作的匿名性,终止了作者‘社会代言人’的职业角色,也卸去了作品的历史承担。”⑥卸去了“社会代言人”身份的网络写作者可以更好地为自己的兴趣、情感或者对言说本身的欲望而写作,同时也将现代社会所造成的人与人在现实中的隔绝和“失语”状态打破,通过写作或者跟帖的方式重建平等对话的可能。对历史承担的消解,将“载道”传统彻底颠覆,还文学以“轻松的游戏”的姿态,对文学及文学语言本身的丰富和发展是有一定意义的。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传统写作的实名或者笔名与作者实际身份的隐性对照尽管会带来某些对写作本身的束缚,但它同时也克服了匿名、无名或者共名带来的话语责权的缺失。网络写作的匿名性为了最大限度的解放写作本身而将这种责权彻底抛弃,在近乎能指的游戏中将话语进行了最彻底的颠覆,同时将作者个人的身份进行了隐匿或分解,这造成了网络写作的“垃圾化”倾向;而对历史责任的不屑势必也可能导致游戏化倾向的加剧。尽管能在短期内会造成文学“繁荣”的景象,但因无法形成文学传统和精神继承而失去继续前进的动力和内在依据,最终导致的将是文学的死亡而不是发展。这点在现代文学史不乏先例,上世纪初期的鸳鸯蝴蝶派及其没落就是一个明证。
  
  三 游戏话语与审美平面化
  
  在网络写作中,表达的随意性和语言的游戏化是一个突出的特点。修改或者补正在网络写作中尽管存在,但远远不如传统写作中来得那样精心和自觉。类似于曹雪芹对《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修改是不可能在网络写作中出现的。一方面是因为网络写作追求一种即时性,与新闻报道有很大类似,任意一篇网络文章都不妨可以看着一篇特别的“新闻”,它或者放眼世界或国家,或者追索历史,或鼓动群情,或执着个性,但决不追求任何历时性的思想和精神的深度剖析,只求获得一种在场和当下的兴奋感。因为在网络写作中,失去时间也就失去了关注的“眼球”和交流的机会;另一方面,网络写作有意或者无意在追求一种游戏精神,它力图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的发言者角色彻底破除,获得在轻松话语中的游戏快感。在这点上,网络写作与玩网络游戏没有本质的区别,都可视为一种虚拟化的精神生活方式。
  而网络写作之所以会出现明显游戏化倾向,是与上文所述的个性言说,匿名表达密不可分的。“当话语权力归作者个人所有时,鲜活的写作就成为网络写作的重要状态,传统文学强调的教化等功效被瓦解了,即时的快乐、宣泄似的审美享受将成为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准则,文学理性越来越被感性所代替。”⑦所以,“众声喧哗”的网络表达所力图做到的就是,将平时生活或者思考中积累下来的精神层面上的困惑或者发现在游戏的方式中实现与别人的分享,并由此获得他人赞誉和自我认同。
  而对深刻精神和历史意义的探究,网络写作是明显不感兴趣的。网络写作更多的是追求将一种本来有可能导致纵深化发展的东西平面化摊开,在浅显和驳杂中获得大多数人的赞同而不是少数人知音式的激赏。网络写作正是在这种对“平面化审美”的追求中获得了爆发式的发展,论绝对数量,短短10年的网络写作所造成的文字的数量,并不比传统文学成百上千年的少。如果要究其原因,就不得不谈到后现代主义的对于我们生活和思考模式的全方位的影响。网络写作的主体是普通人,对于这些人来说,现代化和商业社会市场经济所带来的冲击是他们难以靠个人力量所能承受的。所以,他们不可能像少数文化精英那样通过浑厚的知识功底和深广的眼光和清醒的批判立场来保持个人选择、思考和存在的独立性,而是更多地体现为流动性和被裹挟性,随整个社会大气候的变化而变化。商业社会最大化地刺激了人们的神经,使他们对金钱的欲望和个人享受的获得达到了急不可待的地步,但现实显然无法让人满足;而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知识水平的有限和对深度思考的无力使得他们根本不可能以现代主义的眼光来审视自己的生活和这个世界,“割裂”、“隔绝”、“孤独”和“零碎化”等等感觉或许他们都某种程度上有过,但决不会上升到现代主义的理论高度,而事实也证明这样的精英化思考方式其实也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这样,他们便一步就跨过了现代主义的阶段而直达后现代,将游戏化和平面化这种典型的后现代精神变成自己实际的生活追求。
  所以,西方后现代主义者执意进行的“拆解深度模式”,在网络写作这里得到了最生动的体现。正如国内有些学者所认为的那样:“削平深度模式,就是消除现象于本质、表层与深层、真实与非真实,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对立,从本质走向现象,从深层走向表层,从真实走向非真实,从所指走向能指。这实际上是从真理走向文本,从为什么写作走向只是不断地写,从思想走向表述,从意义的追寻走向文本的不断代替翻新。”⑧网络写作及其文化意义赋予了他们的研究工作一个可以深入操作的活的范本。
  此外,有的学者将网络文学中大量自我中心表达的诉求称为对一种“自况性展示价值”的追求,并认为:“因为网络写作我手写我心,自娱以娱人,多半是一种没有功利感的欲望化表达,它不追求精致性,也不追求经典性,登录入网就像参加一场‘假面舞会’,网民要做的是如何更充分的展示自己,最大限度的被他人欣赏,他所诉求的是自况而非自律,他追求的是‘当下’和直观,而不是深度和意义。”⑨这是很有道理的。它表明网络写作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现代文学中我们渴求已久但实现得并不完美的个人化写作精神的回归,这其实是更有利于文学的多极和自由发展的。当然,网络写作中也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比如写作态度上的焦虑、浮躁与无节制,思想和语言上的驳杂、漫漶与浅近,这些都有可能影响到网络写作的健康发展,所以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参考文献]
  
  ①②吴绍义《假面舞会的话语狂欢——试论网络文学》 《当代文坛》2003年第2期
  ③⑥⑨欧阳友权《网络文学的后现代文化逻辑》 《三峡大学学报》2004年5月第3期
  ④⑤⑦钱旭初 《大众文化时代的文学样式——网络文学论》 《江苏社会科学》2002年第3期
  ⑧《后现代主义文化研究》第105页 王岳川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晕,这老长
  
  顶一下.
  这么优秀的杂文舞文并不多见.推荐给大家都读一读.
  学习!
  问好!
  不错,写得好~~
   谢谢诸位能耐着性子看下来。这是我最近写的一篇论文,可能有点杂乱,但相对于网上流行的轻松有余,严肃不足的论文来说,我想,我是抱着交流、探讨的真诚目的来与大家一起分享我的看法的。
   希望多提宝贵意见。谢谢
  “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修改是不可能在网络写作中出现的。
  ---------------
  
  不敢苟同!我的长篇小说写了4年,前后修改了4次!
  呵呵 楼上恰恰是传统的小说写作啊。修改4遍才发表,不是典型的在线写作啊,而且,你的小说是发表在网上的吗?我想,更可能还是希望能以传统方式出版吧,而网络只不过是一个途径罢了。
  同意楼主的看法。
  网络文学一旦回归到传统途径发表,也就要向传统文学靠近。
  某种意义上说,一些网络小说只是借网络为载体,而并非纯网络文学。
  沉贴打捞
  受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新综合论坛

© 2017-2018 lzguph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