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一世殇

ty_老司机909 发表于 2016-12-06 18:42:00 | 打印
  白云深处,几十户人家,这里的人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大人们朝起而耕,朝夕而归。孩子们享受着他们的童年。一院落,倆少年,其中一个在练拳,一个在看书。摇椅上一老者,半眯着双眼,手指有节奏的在摇椅上敲打。时不时拿起酒壶喝上那么一口。这么一副画面,显得别扭又那么和谐。平静的画面被突然推开的院门给打破了。只见一个身材魁梧,面目有些黝黑的汉子跑了进来。‘何老,不好了,来了一些官兵,说是来抓前朝叶神将的儿子,如果不交出来,这里将血流成河’。说完看了一眼读书的少年。何老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已经停下手上动作的倆少年,慢声道:"该来的总归会来。我不回来,谁也不许出院门。"说完和黝黑的汉子走出了院门。倆少年聚在了一起。读书少年开口到:"少爷,我爹不会有事吧?"放心,何伯能孤身一人带着你和我从皇城来到这里,不会有事的。"练拳少年正色道。何老和黝黑汉子来到村口的时候,村民正紧张的盯着外来的官兵。当大伙看见何老的时候,心里多了一些安全感。纷纷走到了何老的身旁。官兵为首的是一个满脸晤气的家伙,一身武者气息。看着何老道:"锦衣卫奉命捉拿判臣贼子,闲杂人等速速让开,否则格杀勿论。"有几分本事,但是在老人家眼里还不够看"。说完何老原本佝偻的身躯瞬间挺直起来,一身气势释放出来,原本柔和的眼光变得像刀锋一般,让人不敢直视。村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何老。对面官兵的将领,当老者的气势释放出来的时候,直接将他锁定,动也动不了。瞬间汗水打湿了后背,这绝对是地级中期武者,锦衣卫只有九大长老能达到地级中期,后期那都是传说的存在。而他紧紧玄级中期,对方杀死他和杀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前…前辈,晚辈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前辈高抬贵手。"随着一声冷哼。锦衣卫将领感觉周身一松,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我是看在朱友贞的面子上不杀你,回去告诉他,当年我家家主,放弃了军权,把自己关在了黑狱,解散了神将府,让我带着少主来到了这里,他朱友贞就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如果在派人来,别怪我全宰了。"晚辈一定把话带到。"说完带着人扬长而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等锦衣卫一走,村民们都上前和何老说话。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何爷爷,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一个长的眉清目秀的小女孩拉起了何老的手。何老和蔼道"有没有吓到盼蝶啊?摸着小女孩的头道。"有一点点!"小女孩边说边拍着胸脯煞是可爱。引起了大家一阵阵的笑声。"晚上摆宴,大家觉得怎么样?"村长提议道。去找何老的汉子应声道,"大家都过去,何老也要去啊"另一个声音"好,都到都到"。村民散去,都去准备晚宴的事去了。何老迈着有力的步子,走回了来时的路。倆少年焦急的注视着门口。当门被打开,看见走进来的是何老的时候,紧皱的眉头都舒展开了。双双迎了上去。"父亲"。"何伯"何老带着倆少年走到石桌做了下来。"少主,你是不是想问,家主的事?"练拳少年无奈的看了一眼何老,"你不说,我不会问,该让我知道的时候你会告诉我的。"何老看着比同龄人都要沉稳的少主,很是欣慰。何老的眼神有些哀伤。喃喃细语:"少主,你本姓叶,明枫。洛月国第一神将叶统,是你的父亲。当年你父亲跟随朱炆先后打下了琉璃城,秋明城,自由城,赤岗城。成立了洛月国。后来慢慢在朱炆的统治下,洛月国成了最和平的地方,没有战争,百姓安居乐业。因为家主的功劳,先皇朱炆赏赐黄金万两,良田千亩,府院一座,赐名神将府。而就在你出生那年,朱友贞联合锦衣卫造反,家主得到消息后,赶到皇城时,为时已晚,朱友贞亲手杀了先皇朱炆。家主一气之下,斩杀了锦衣卫数人,惊动了锦衣卫长老,出动了3名地级初期锦衣卫长老。结果3名长老被家主打成重伤。看了看朱友贞,还有遍地尸体的皇城,家主带走先皇的尸体离开了皇城。朱友贞弑父登基,家主放弃了兵权。没有了家主的管制,军队四分五裂,其他几座城纷纷独立,不在受统于皇城。而后家主解散了神将府,让我带着你俩来到了自由城清风镇,希望能安安稳稳过一声。家主随后把自己关在了自己建立的黑狱里。叶枫双手捏的直响,双眼通红。"何伯,我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何老叹气道:"不杀朱友贞,因为国不可无君,先皇被杀,其他皇子被杀的被杀,逃亡的逃亡。在杀了朱友贞有何用?家主也不想先皇打下的江上落在了别姓之下。在家主安葬了先皇后,途中救了一个被追杀的宫女,而这个宫女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丫鬟。从口中得知,朱友贞并不是先皇朱炆之子,而是皇后与当朝宰相苟且偷生。家主放弃神将之位,放弃了兵权,对于家主来说是种解脱,不为贼子卖命,也不算违背先皇的誓言。此猪非朱。解散神将府,不想背负叛国罪名。关进了黑狱,对武者也是一种修行,十五年过去了,我想家主在准备突破地级,晋级天级。
  
  何伯看了看时间,"咱们应该去参加晚宴了。要不大伙等着急了。"三个身影走在去村长家的路上,前方一个瘦小的倩影映入几人眼帘。看清了来人。让道倩影向三人奔来,"何爷爷,叶枫哥哥,尚卿哥哥""原来是盼蝶妹妹啊"何枫笑着说到。盼蝶过来一个手拉着叶枫,一个手拉着何尚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讲何伯今天多么多么的厉害,用眼神杀人,倆少年听的津津有味,何伯无奈的笑了笑。皇城皇宫里,锦衣卫统帅庞韬跪在朱友贞面前。"你说什么?那老者竟然是地级中期的强者。叶统啊叶统,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想到你,我还心有余悸,虽然你做了那么多,但你的存在真让朕寝食难安。没想到管家都是地级强者的存在。还说了什么?"还说如果在派人过去,他就全宰了,他们去了那里,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朱友贞想了想,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好了,你下去吧。""皇上,用不用请几位长老过去,把他们抓来?""不用了""那属下告退朱友贞心想道,原来如此,看来我是杞人忧天了,当初他叶统可以一剑杀了我,可他没杀,放兵权,解散神将府,儿子远走他乡,呆在黑狱里,说明他对我位置不感兴趣,也不愿和我作对。幸亏之前我没有去缴杀他的族人,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皇太后寝宫内,俩人赤身缠绵在一起,俩人便是太后与当朝宰相宋远成。阵云雨过后,"婉儿,我们是不是应该派人将叶统的后人给灭了,这样友贞的位子会更安稳一些?""我想不必了,如果那叶统想让他儿子当皇帝,也不会解散神将府,神将府的实力不容小觑,也只有锦衣卫能奈何得了了。现在友贞的重心应该是把几座城收后来,统一洛月国。我想影子是时候出来了。"清风镇,黑夜也掩盖不了欢乐喜庆的气氛。村民们聚在了一起,举杯畅饮,何伯半眯着双眼看着朴实的村民,大口喝着酒,心情也很是愉悦。叶枫和何尚卿还有盼蝶坐在一起。愉快的吃着东西。"叶枫哥哥,你长大有什么理想啊?""我的理想是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然后娶盼蝶当媳妇,给我生一堆娃,哈哈哈…""叶枫哥哥真讨厌,总拿我开玩笑,在也不理你了,哼!""那尚卿哥哥娶你可好?""尚卿哥哥,你也讨厌,我也不理你了"俩个少年乐的前仰后合。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屋里的时候,叶枫已经梳洗完,正在看书,也知道洛月国武者的等级划分。武者分为黄级,玄级,地级,天级,武王,武尊,武帝。每一级有四期,初期,中期,后期,巅峰。而在洛月国,天级就相当于无敌的存在,更何况武王,武尊,武帝,也许有他们的存在,只是不出世,踏破虚空,飞升成仙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叶枫拼命的练功,修行,并不是要飞升成仙,而是要回到他的家乡——地球,那里有他年迈的父母。在地球,他也叫叶枫,家在一个小县城,工作在一个民企,挣得不多,能养活自己,过着屌丝的生活。谁知道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东西砸中了,一片黄光过后,自己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当自己醒来的时候,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自己,他才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还穿越道一个也叫叶枫的人的身上。只不过比原来的自己小了很多。经历了最初的惶恐与不安,他也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与生活。唯一让他不适应的就是自己的身体里有一个黄色的珠子,一直不知道那珠子对身体有没有害处,还是有什么用,他也从没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就连何伯,何尚卿也没提起过。看着书的叶枫当看到玄字的时候,突然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玄黄珠’,这个在地球小说里出现的名字。不会是真的吧,那可是修行神器啊。越想越有可能,叶枫按着小说里面的方法去沟通那黄色的珠子,突然珠子发出耀眼的光芒,无数的信息涌入他的大脑里面,玄黄珠四大混沌宝物之一。能提供修行之人玄黄之气,增快修行进度,完善修行功法。玄黄珠最大的作用就是穿行界面,当能力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凭借玄黄珠去到你想去的界面。当叶枫把所有信息吸收完了以后,激动的想要大吼一声,终于有办法回到自己父母的身边了。
  
  ‘凡人修仙诀’,这是什么功法,看起来很普通的一部功法,叶枫喃喃自语道。练气,以拓宽经脉。吸收天地之灵气。功法到达筑基后就没有了,还是一部不全的功法。不对,练气,筑基,这不是修真吗?难道这是修真功法,一个凡人,穿越道战乱年代,本该学武功,却得到了一部修真法决。这是一种怎样的尴尬?先不想那么多了,想要回到地球,就得靠玄黄珠,玄黄珠只有能力达到一定程度,才能穿过界面。看来就得抓紧修炼了。叶枫按照法决里的内容开始修炼,可修炼了一上午,他也没感应到,灵气的存在。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应该去找何伯聊聊,看他知道与否。出了房门,来到了何伯的门前,刚要敲门,门开了,何伯与一个道人打扮的人走了出来,何伯对对那个道人很是尊重。乞丐看了一眼叶枫。何伯介绍道,‘’少主,这是闲散道人。‘’叶枫向老人行了礼。闲散道人看着叶枫,‘’不错,不愧是神将叶统的儿子,看着这身躯,天才的练武奇才,可否把手掌给老人家一看。"叶枫想了想伸出了手。老人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居然有我看不出的命运"何伯在一旁也惊讶的看着叶枫。叶枫自己心里也明白,因为他是穿越者,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老人神秘的笑了笑,"可能人老了,眼睛花了,明日午时,我在过来。"说完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叶枫。离开了小院。"何伯,闲散道人来为何事?""他已经收尚卿为关门弟子了,明天就会带尚卿走。"叶枫当听说何尚卿要走的时候,心里挺难过,虽然他是个穿越者,但融合了前叶枫的记忆,他知道,他和何尚卿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有一次,遇袭,他紧紧将瑟瑟发抖的何尚卿搂在怀里,后背中了一刀,从那以后,何尚卿更加粘着叶枫,叶枫无论干什么,何尚卿都喜欢拿着一本书呆在一边。"我去看看尚卿"何伯望着叶枫的背影摇了摇头,无论怎么沉稳,毕竟还是个孩子。
  
  叶枫推开了何尚卿的房门,看见何尚卿平静的看着书,叶枫坐在了旁边,没有开口,安静看着何尚卿看书。过了一会,"哥,明天我就走了,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说完有点舍不得的望着叶枫。叶枫被何尚卿看的有些发毛。"大男儿志在四方,无论走到哪里,我永远是你大哥。""能不能像上次你为我挡刀那样,在抱我一次?"叶枫二话不说把何尚卿抱在了怀了。次日午时,闲散道人准时的来到。叶枫,何伯,站在村口,目送着俩人离开,何尚卿三步一回头,望着叶枫和老爹何伯。当叶枫和老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泪水不争气的淌了下来。闲散道人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小家伙,"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你哭成这样,别人还以为我拐了别人家的孩子。""师傅,我多久还能见到我爹和我哥?""看你自己,也许很快,也许很久。"村口处,"少主回去吧,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叶枫一言不发的跟着何伯走向家的方向。
  
  回到了熟悉又显得冷清的小院,离别的惆怅还笼罩着四周的气氛。"何伯,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修行的方式是将天地间的灵气吸收为内气?""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这种修炼方式只是传说中的存在,修炼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在空中飞行,而且要比武修强大很多。武道修炼飞升成仙很困难,而你说的那种修炼没那么难,但不是人人都能修炼,修炼之人必须拥有灵根,才能修炼,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修炼法决了,如果出现了一本修炼法决,我想会引起洛月国的腥风血雨。""原来是这样,那我先回屋休息了,何伯"回到房间的叶枫,明白自己感应不到灵气。应该是自己没有灵根。难道要放弃了吗?如果放弃了,可能就在也见不到自己远在地球的父母了。不能这样放弃,试试玄黄珠有没有用,于是叶枫一边修炼,一边用神念沟通玄黄珠。只见玄黄珠释放出一些黄色的气体,叶枫舒服的差点呻吟出声,感觉很奇妙,而在这时,他感应道了灵气的存在,玄黄珠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知道自己能修炼了,叶枫疯狂的吸收着灵气,按照凡人修仙决的修炼方法,让灵气游走在全身的经脉。开始的时候,灵气在经脉做着周期的时候,经络会有些痛,慢慢的舒服所取代了。叶枫在忘我的修炼,突然听到经脉咔的一声,经脉拓宽了一倍,叶枫明白,他已经练气一层了。虽然欣喜若狂,但没有中断修炼,还在能力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同时也在吸收玄黄珠释放出来的气体。天亮的时候,叶枫才发现自己修炼了一晚上,一夜没睡,还特别精神。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于是梳洗了一番,吃了点东西,准备出去练拳。听见外面有人说话,打开门,何伯和盼蝶在说话。看见叶枫走了出来,盼蝶立马跑过来拉住叶枫的手。"尚卿哥哥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呀,我好送送他?"小丫头委屈的说到。"因为你尚卿哥哥怕你哭鼻子,不过你尚卿哥哥说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看你。""看他回来的时候,我让他好看。"何伯慈祥的看着正在说话的两个孩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叶枫哥哥,如果你走了,你可不可以带我走啊,我怕你走了,在也见不到你。从小就你和尚卿哥哥对我最好。"叶枫怜爱的摸着小丫头的头"跟我走了,你父母怎么办啊?哥哥不走,走了也会告诉你,要不你嫁我当老婆,走到哪里我带你到哪里?""不行不行,人家还小,等我长大的。我就嫁给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叶枫白天练习何伯交给的武功,晚上修炼凡人修仙决。已经练气二层巅峰的叶枫,今晚正在努力突破练气二层,进入练气三层,有一层隔阂始终打不开。经脉已经开始灼痛,难道要失败,汗水已经布满了全身,这时玄黄珠释放出比以往更多的气体,瞬间冲破了那层隔阂,灵气失去了阻拦,一泻千里。叶枫知道他已经练气三层了。巩固一下了修为,叶枫清洗了一下满身的污垢,实力的提升让他很兴奋。叶枫也明白了,玄黄珠释放出来的气体越多,他的修炼越快。何尚卿走了以后,盼蝶每天都会来看叶枫练功,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何伯依旧躺在摇椅上,喝着酒,哼着小曲

  
  坐在床上修炼的叶枫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来到小院,何伯正和四人对侍。"锦衣卫好大的手笔,竟然派出了俩个地级高手和俩个玄级巅峰,太看得起我老人家了。""何伯,我们今天只想带走叶枫,不想与你冲突。""放你娘的狗屁,在我面前想带走少主,那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瞬间何伯与两名地级高手,一名玄级巅峰缠斗在了一起,而剩下那么玄级巅峰冷冷的看着叶枫,只要何伯落下风,他就可以轻松的抓住叶枫。何伯越打越心惊,如果在这样打下去,他必输。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躲过了一人的攻击,来到了玄级巅峰身边,直接斩杀了他,同时被一掌拍在了肩膀上,吐出了一口鲜血。叶枫有些着急,想要跑到何伯身边,被何伯制止了。"今天我不杀了你们,我是没发向家主交代了,我也不能善终了"说完气势猛然的上升。锦衣卫其中一人"先不管那小子,用全力先杀了那老家伙。"恐怕已经晚了"何伯说完瞬间来到了一地级武者身边,三招拧断了他的脖子,他睁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的到了下去。这时,锦衣卫俩人明白,根本不是何伯的对手,刚要说话"有话就去对阎王说吧"何伯直接奔向了剩下那地级高手,无心恋战的地级高手瞬间被何伯抓在了手里。想说什么,却被何伯捏住了喉咙,发不出来声音。而那么玄级巅峰武者双腿打颤,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何伯刚想杀了手里的人,突然一阵压力袭来。人未到,气势先到,难道是天级高手。何伯没有犹豫直接捏碎地级高手的喉咙,同时另一只手掌直接拍出。与来人的手掌对在了一起,何伯被震的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当他止住身形,看清来人的时候,脸色难看了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新综合论坛

© 2017-2018 lzguphoto.com